r.png 微信圖片_20190722143904.png s.png 0111首建.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9-07-23 09:25:43北京日報
70年外交風云| 徐貽聰:我被卡斯特羅三次問住
發布時間:2019-07-23 09:25:43 文章來源:北京日報 網絡編輯:康琪雪

  徐貽聰(右)擔任中國駐古巴大使期間,卡斯特羅主席(中)與勞爾·卡斯特羅(左)多次來到中國駐古巴大使館,向徐貽聰了解中國改革開放情況,并就兩國關系進行深入交談。

  開欄的話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外交工作不斷走向成熟,在國際舞臺上日益發揮重要作用。回顧70年來的外交歷程,背后有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許多驚心動魄的瞬間,許多一觸即發的博弈,許多難以忘懷的情景。外交無小事,新中國外交能在波詭云譎的國際風云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離不開一線外交官的辛勤努力與付出,他們以過人的膽識、高超的外交智慧,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新中國外交史上留下了深刻印記。今起,本報推出系列報道“新中國70年外交風云”,回望中國外交70年大事件中的小故事。

  本報記者 白波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古巴革命勝利60周年。作為西半球第一個和新中國建交的國家,古巴與中國攜手走過了半個多世紀的風風雨雨。中國駐古巴前任大使徐貽聰和古巴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的不解之緣幾乎覆蓋了中古關系的60年。

  在出任大使的兩年多時間里,徐貽聰與卡斯特羅有過十多次長談,最長一次達到9小時。卡斯特羅通過談話了解中國革命和改革開放,他說,中國是偉大的國家,中國的發展必將為促進世界和平和發展發揮重要作用。

  1960年11月,正是一位古巴高層人物的到訪,讓還在北京外國語學院讀書的徐貽聰第一次接觸到了古巴這個國家。

  外交夢想的萌芽

  “那天,北外院辦通知西班牙語系辦公室,古巴新政府的國家銀行行長格瓦拉來華訪問期間,希望與西語系學生見面。系里把他的訪問安排在我所在的三年級二班,并要求我們做些接待的準備。”

  雖然1959年在北京已經舉行過聲援古巴革命勝利的集會,但此時的徐貽聰對古巴及其領袖卡斯特羅還知之甚少。為了迎接格瓦拉,徐貽聰和同學們興奮地查閱各種資料,哪怕是一星半點關于古巴革命的信息都不放過。

  這時的格瓦拉也才30出頭,他在北外和學生見面交流的時間不長,但卻引發了徐貽聰很多的思考。他的風采和個人魅力給徐貽聰留下了深刻印象。“這成為了我外交夢想的萌芽。”徐貽聰說。

  1965年初格瓦拉第二次訪華時,已是古巴駐華使館工作人員的徐貽聰又為他擔任翻譯。多年后,徐貽聰出任駐古巴大使期間,走遍了格瓦拉領導游擊隊作戰的路線,還拜會了格瓦拉的遺孀和兒女。埃內斯托·切·格瓦拉是阿根廷人,后來擔任駐阿根廷大使時,聽說格瓦拉的骨灰終于回到古巴,徐貽聰又專程前往格瓦拉的故鄉羅薩里奧拜謁了他的故居。

  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在為迎接格瓦拉進行準備的過程中,徐貽聰了解到了那位“年輕的大胡子”卡斯特羅的背景、成長經歷和革命歷程。“雖然出身富裕家庭,但有叛逆精神,充滿革命斗志,是位了不起的人物”,這是卡斯特羅留給徐貽聰最初的印象。

  徐貽聰把這視為他與卡斯特羅結緣的起點。他第一次見到卡斯特羅,是近30年后的1989年。

  1989年5月29日,徐貽聰跟隨時任外交部長錢其琛訪問厄瓜多爾和古巴兩個拉美國家。6月7日,代表團抵達哈瓦那當晚,就受到卡斯羅特的隆重接待。卡斯特羅與錢其琛進行了長達8個小時的會談,徐貽聰從頭到尾做記錄,以至于頭暈眼花、兩手發酸。雖然和卡斯特羅沒有直接交流,但他的睿智、幽默與親和,徐貽聰第一次有了切身的體會。更讓他感到高興的,是中古關系歷經多年坎坷,至此終于回到正常發展的軌道。

  四年后,徐貽聰由駐厄瓜多爾大使轉任駐古巴大使,甫一上任就接到中國國家領導人訪問古巴的前期準備任務。“我感到面見卡斯特羅的機會來了。”

  那是1993年10月25日晚上,正陪同中方訪古先遣組用餐的徐貽聰得知卡斯特羅請他馬上在辦公室見面,便放下餐具,直奔革命宮。革命宮是古巴國務委員會和部長會議的所在地。徐貽聰尚未坐定,卡斯特羅就出現在面前。他熱情地擁抱徐貽聰,仿佛老朋友見面。“親切和友好的態度使我初見大人物的緊張和局促感很快消失了。”

  為了準備領導人訪問安排的會面進行了將近5個小時,直到凌晨2點才結束。除了訪問相關事宜,兩人還聊到了中國歷史、中國革命以及中國當時的形勢和政策。初次長談,徐貽聰擔心影響卡斯特羅休息,幾次提出告別,都被卡斯特羅挽留。臨別時,卡斯特羅特地拿出自己的茅臺酒和徐貽聰共飲,然后摟著肩膀把他送到電梯口才告別。這次讓雙方都倍感愉快的談話,為徐貽聰和卡斯特羅的友誼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三次被問得卡殼

  徐貽聰擔任駐古巴大使2年3個月,跟卡斯特羅進行過十多次單獨談話,最短的一次4小時,最長的一次達到9個小時。在兩人的談話中,卡斯特羅最感興趣的就是有關中國的各種話題,他對中國的情況涉獵之廣、了解之深,常常讓徐貽聰感到驚訝。以至于他竟不止一次被卡斯特羅問住。

  第一次被問住,就是在徐貽聰和卡斯特羅的首次談話中。“談到中國解放戰爭時,他問我:渡江戰役有三個前線指揮部,分別設在哪里,指揮員分別是誰?一下我就傻眼了。我只好說抱歉,回去以后我查一下盡快答復你。沒想到他說你不用查了,我來告訴你答案。”

  徐貽聰說,卡斯特羅喜歡用提問的方式與人交談,而且提問不一定是因為不了解。

  這之后,為了能在談話中應對卡斯特羅“包羅萬象”的問題,展示中國外交官的良好形象,每次與卡斯特羅見面前,徐貽聰都會分析可能的談話范圍,像應考一般,進行非常細致的準備。

  盡管如此,徐貽聰還是又有兩次被卡斯特羅給問住了。

  一次是卡斯特羅向他了解三峽工程的情況,問到三峽的位置、沿途環境,以及歷屆中國領導人和專業人士的看法和意見,希望了解三峽工程的一些細節,包括涉及的面積、需要動遷的人口和對他們的安置計劃,還有工程預算、進展和收益等。其中有些情況,徐貽聰確實不了解,只好許諾查詢后告知詳情。事后,徐貽聰向國內了解了有關情況,并以書信形式告知了卡斯特羅。

  還有一次,徐貽聰到古巴各地探望中國援助小組人員,卡斯特羅問起他一座古巴城市的機場位置、市委書記姓名等具體細節,因為途經那里僅兩個小時,徐貽聰也只得向卡斯特羅坦陳不了解。

  徐貽聰說,卡斯特羅非常關心中國的改革開放,為此他還在工作之余通讀了三卷《鄧小平文選》。

  “中國是偉大的國家”

  按古巴的習慣,卡斯特羅不像其他國家的領導人一樣親自接受外國使節遞交的國書,所以各國大使很難跟卡斯特羅單獨見面。卡斯特羅是一位在世界范圍內具有崇高聲望的偉人,徐貽聰獲得的“特殊待遇”,很多大使都很嫉妒。

  徐貽聰即將結束大使任期離開古巴前,卡斯特羅在為他舉行的歡送宴會上說,這兩年我們充分利用了徐大使的知識和他對我們的友情,對他進行了全面的“剝削”,今天我們還是不能放過他,要請他再介紹一些中國的情況。

  2016年11月26日,卡斯特羅與世長辭。萬里之外的老朋友聽聞噩耗,“悲痛的淚水自然而下,難以自止!”

  徐貽聰說,1993年的那次訪問,是中國國家領導人在兩國建交后首次訪問古巴,也是那一年里古巴迎來的唯一一次外國領導人到訪,使蘇東劇變后十分失落的古巴很受鼓舞。當時卡斯特羅對中國領導人說,古巴關注中國前進的每一步,堅信中國會以傳統的智慧和耐心進行改革,堅信中國的改革將一定取得成效。對中國銳意改革、勇于實踐的精神,古巴深感敬佩。

  1993年12月,徐貽聰參加了古巴方面舉行的紀念毛澤東誕辰100周年活動。卡斯特羅在活動上談論了自己閱讀毛澤東著作、用毛澤東關于游擊戰和人民戰爭的思想開展革命斗爭和軍隊建設的經驗。他向在場的古巴人講述了中國建設社會主義的四項基本原則,然后說:“社會主義的希望在中國!”

  在徐貽聰《我與卡斯特羅》一書背后,印著這位偉人說過的一句話:中國是偉大的國家,中國的發展必將為促進世界和平和發展發揮重要作用。

  人物簡介

  徐貽聰

  1963年進入外交部工作,曾任外交部美大司處長、參贊、副司長和拉美司副司長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尼加拉瓜使館臨時代辦,駐厄瓜多爾、古巴、阿根廷特命全權大使,獲得過厄瓜多爾、古巴和阿根廷政府頒給外國使節的最高級別的榮譽勛章(大十字鷹級勛章、友誼勛章和大十字大功勛章)。曾是中國外交史學會理事、中國前外交官聯誼會理事,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顧問;現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名譽理事兼研究員、中國外交筆會理事;2012年,被中國翻譯協會授予“西班牙語資深翻譯家”。

 

  原題:徐貽聰:我被卡斯特羅三次問住

北京日報新聞熱線:65591515 北京晚報新聞熱線:85202188 廣告刊登(聲明公告類):85201100 北京日報網熱線:85202099

京ICP備16035741號 京新網備201000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02440037號 北京晚報讀者俱樂部服務熱線:52175777

北京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舉報熱線:85201234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京報集團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快三技巧顺口溜